首页 博客 说好的,要坚持

说好的,要坚持

11761 67 355 2018 / 12 / 21

他又被压弯了腰,在新的一轮风暴到来时。突然想到了某种英雄气概:你们先走,我断后。
“快把窗户关上吧,风暴又要来了。”在房东阿姨的温馨提示声中,我关上了窗户。瞥了一眼还在抗争的老槐树,他。
对啊,他。在我遭遇第二轮风暴时,我便开始叫它“他”了。
本来是日上山头,炎热更上一层楼的七月,我却背起行李,逃也般的离开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,没有一句告别,也忘了与某人之间的某个约定,走的干净利落,不留一点线索,我想用这种方式来“庆祝”我的第二次高考失败。
“就当我是一滴水,耐不住这七月的炎热…”,看着从脸上滑下的汗滴落在饥渴的水泥路面上腾起一股白烟,“消失了吧。”当我后脚离开那干热的路面,车门“喤”的一声关上时,我的心也“喤”的一声,关上了。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带任何感情上路,却未曾想竟遇上了同样不带任何感情上路的风暴。突然间很想念某个人,在我从杂乱的记忆中发现我们的约定时,火车已经在我的“哎呀”声中开动了。这是一次南辕北辙的出行,当你发现你离你想去的地方渐行渐远,你会感到在疾驰的列车面前你是多么的渺小。
掏出手机,用的是一张已经欠费不能接听电话却还能继续上网的手机卡。不料,手机却没电了。
在我到达这座城市的时候,这里已经遭受了第一轮风暴的侵袭,所有东西都耷拉着脑袋,街道上横尸遍野。在听到谁的一声警报声后,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一个人拽到了一颗大树下,再次没来得及反应,一股气流铺天盖地的掀了过来,“快抱紧树干!”…
等我整理好行李和自己,已经快晚上八点了。房东阿姨端来饭菜,“怎么,吓着了吧,快吃饭吧,压压惊。”那个救了我的女人,一脸可亲的微笑。突然想哭了,因为我想到了我的母亲…
一连两天都没敢出门,按阿姨的话便是“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天外飞仙”。没事做便开始观察那棵老槐树,挺拔的躯干在经受了几轮风暴的蹂躏后略显弯曲与狼狈,树叶凌乱的翻折着。一个调皮的小男孩跑到树下捡散落的树叶,被一个女人唬着脸扯了回去。突然想念某人,拨出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,“对不起,您的电话已欠费,请您续交话费,谢谢。”…
“以前这里是个住着十几户人家的小院,院子里有很多树,”房东阿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,竟把我吓了一跳,淡淡的朝我笑了笑,“你瞧,那里一排,以前都是树,梧桐、槐树、银杏…”她顿了顿,痴痴地望着那棵兀自挺立于风中的老槐树,兴许忆起了旧事,我不便打搅,便也不做声。我家门前也有很多树吧,嗯,我和某人就是在其中的某棵树下见面,约定会于某处,不见不散。不见不散,不见不散…还没见,我们就走散了。我苦笑着。“后来拆迁,街道改造,几乎都被挖了,在我父亲的努力下,总算保住了两棵树,一颗梧桐,另一颗就是那棵老槐树。”她回过神来,把我的思绪也从那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,顺着他的指向我望了望那颗被夹在一排排公示栏中间的老槐树,不禁为自己的不小心走神感到一丝歉意,理了理杂乱的思绪,准备认真地听下去。“前几年这里发过一次风暴,我和丈夫还有我们六岁的儿子刚从外面回来,风暴来得突然,我们来不及进屋,便躲到了树下…”说到这,她停了下来。我感到一丝不安。“我抱着那棵槐树,我丈夫抱着儿子躲在梧桐树下…”她的声音在颤抖,我愈发不安了,“风来得太急了,太急了…结果,梧桐树倒了,我看着它倒的,眼睁睁的…”…“我却什么也做不了…太快了,真的太快了…要是它发发慈悲停那么一会儿,哪怕只是几秒钟,我也可以冲过去…”…“可是…终究是没了…”她哽咽了,我不知所措,沉默惯了,连安慰人都不会,我恨着自己的没用,不能为她分担些痛苦。
她理了理自己的情绪,继续说道,“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的情绪都十分低落,甚至想到了轻生…可是,每当我看到那棵树,我就像看到了希望,是它让我活了下来。它是那么的勇敢,那么的坚强,失去了兄弟姐妹,几经狂风周折,仍然傲立于天地之间,从来没有放弃过。于是我把房子改成了旅店,一是想守着这棵树,守着树下的灵魂。二来,想做些什么…”“他”,在倾听的过程中,这个字一直占据着我的脑袋,神圣,不可侵犯。她掏出手机递给我,“其实一开始我便知道了你的情况,并且已经联系了你的母亲。”我翻看着一条条温暖的充满关心的短信,眼睛湿润了。“其实像你这样的孩子,每年高考后都有很多,他们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,唯一的解脱便是逃离,可他们何曾想过那些关心他们的家人的感受。连这点挫折都经受不起,何以面对人生中的大波大浪!”
我拿起手机,拨响了那个熟悉的号码,“妈,我马上回家!”
他又被压弯了腰,在新的一轮风暴到来时。突然想到了某种英雄气概:你们先走,我断后。